lv7n acx0 sm2e pp1f 1xhr 999f qaqm jtzj o22g 7h1d

83.消遣消遣



.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 83.消遣消遣
(猫扑中文 www.mpzw.com)    
    北静郡王流了鼻血, 到老太妃那里, 就变成了虚不胜补,可吓坏了老太妃,也感觉自己用料太猛了,但是并不觉得是因为北静郡王不需要补,而是觉得北静郡王太需要补了, 因此受不得这么猛料的补。    北静郡王真是有苦不出, 感觉自己这样下去,险些给憋死了。    其实武曌并没有拒绝圆房, 只是北静王可以圆房的时候, 老太妃又觉得儿子虚不胜补,这戏日子还是养养的好, 不宜行/房/事,也是为了日后长久打算, 千万不可一日挥霍了。    北静郡王感觉自己牙根儿都痒痒了, 不是这边不宜,就是那边不利, 分明成婚都如此的顺当,结果成了婚之后,反而有的看没得吃。    北静郡王养了两日,这日宫中摆宴, 准备给茜香国的使团接风, 因着茜香国公主也在使团之内, 所以皇后带着一些女眷也会出席, 作陪公主。    北静郡王要进宫参加宴席,正巧了,武曌也被邀请去酒宴。    下午的时候,车马就来接北静郡王和武曌了,两个人都穿戴整齐,北静王穿了银白色的王袍,头戴王帽,那面儿武曌也是头一次和北静郡王一起参加,按照品阶大妆,穿着和北静郡王十分相配,一身雍容大方的银白色,外面还加了一件带毛的披风,整个人看起来优雅又大气。    北静郡王扶着武曌坐进马车里,自己也没有骑马,一同进了马车,因着晚上还要周旋,所以就让武曌睡一会子,休息一番。    他们进宫的时候不算早,宴席一会子就要开始了,很多人都已经在了,正准备陆陆续续走进宴厅赴宴。    北静王和武曌齐肩而入,那面子里面已经到场的人全都看过来,要北静郡王成婚,不知京/城里多少佳人千金伤心,自然要好好看看这北静王妃,不知北静王妃到底长成什么样子,竟然能让北静郡王如此神魂颠倒。    这些日子武曌养的不错,虽然看起来还是生一股不胜的姿态,脸上有些病态的透白,但是因着外面冷,吹得又有些殷/红,竟然像是白/里/透/红的桃花一般,好些人想求都求不来这样的姿容。    北静郡王一副心的扶着武曌,过门槛儿的时候还低声:“当心些,别碰了。”    那头里不少人看了好生嫉妒。    皇上皇后都还未到,不过有个熟人已经在坐了,竟然是薛宝钗。    之前武曌在皇后宫中见过薛宝钗,如今接风使团的宴席上又见到了薛宝钗,足见她这些日子,在宫里头混得还不错,这样子体面的宴席都能参加了。    薛宝钗在那面儿坐着,本想过来见礼的,只是北静郡王一直在跟前,所以不便过来。    很快的,茜香国使团就全都来了,随即是皇上和皇后姗姗来迟。    皇上一脸和气的样子,走进来,了两句场面话,又:“今日乃是给茜香国使臣的接风宴,各位不必拘束,尽管尽兴才是。”    茜香国的使臣立刻上前,了一些奉承的话,十分讨好,通事官连忙翻译了,很快,茜香国使臣就让人呈上一个金匣子。    那金匣子非常奢华细腻,里面装的绝对是名贵的东西,通事官翻译:“这里面装的,乃是茜香国的国宝,使臣,国宝当赠明君,茜香国女国王不能亲自前来,十分歉意,因此特意呈上国宝,请陛下笑纳,不成敬意。”    皇上一听,似乎十分得意,之前茜香国散布谣言,周边国群起反叛,如今好了,朝/廷没有废一兵一卒,只是派人去谴责,茜香国立刻怕了,还送上了国宝。    皇上笑着:“朕倒要看一看,茜香国的国宝。”    着,太监已经恭敬的捧着金盒子过去,先是检验一番,然后“咔嚓”一声打开,确保无误之后,呈给皇上。    皇上低头看,那金盒子里,竟然是一块玉佩!    方才太监检/查的时候,武曌和北静郡王因为坐得近,也看到了,清清楚楚,正是一块玉佩!    前两茜香国公主过来抛媚眼,就送了北静郡王一块美玉,其实是一块玉佩,和这个简直一模一样,个头也差不多,当时的辞也差不多,什么美玉配英雄等等。    如今一看,茜香国竟然故技重施,又送了美玉给皇上,但是仔细一看,又不是同一块,这一块美玉上面,有一些瑕疵,虽然很渺,但是看得也很清晰,可谓是差强人意。    之前茜香国公主送的美玉,已经在当下午,北静郡王让人还了回去,还回了驿馆,北静王都没有出面,也没有露面。    但是这事儿,皇上能不知道?皇上早就知道,茜香国使臣送了一块玉给北静郡王,是什么玉,长什么样子,皇上全都知道。    如今皇上看到这块玉,一眼就看到了瑕疵,顿时不欢心了,心里头有一番成算,送给北静郡王的玉,一点子瑕疵也没有,送给自己的却有一点子瑕疵,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自己这个皇上,比不过北静郡王这个郡王么?    武曌一见那块玉,顿时什么都明白了,看来茜香国使臣之前与北静郡王府上,其实并不单单是抛媚眼儿去了,还是为了挑/拨离间。    茜香国使臣是想要离间皇上和北静郡王的关系,一块玉,也算是用心良苦了。    很巧儿了,皇上心里本就已经忌惮北静郡王,因着武曌和北静郡王成婚的事儿,心里又酸,见到了这玉,简直是拱火儿!    但是皇上又不好明言,一来若是明言,岂不是告诉北静郡王自己监/视着他,二来若是自己明言,旁人会觉得自己气,没有君王的大度,不能容人。    皇上脸色不好看,变了好几下,抽/搐了两下,似乎是忍了,干笑着:“好玉!好玉啊!”    他到第二遍,简直要咬牙切齿了。    很快宴席就开始了,那面儿茜香国使臣并没有第一个向皇上敬酒,而是站起来,立刻向北静王走过来。    皇上那头看着,脸色顿时又沉了下来,就算是番邦国,礼义和他们这般不一样,但是若是第一个不向皇上敬酒,反而像一个郡王敬酒,那成何体统?分明是看不上他这个皇上?    皇上脸色难看到了极点,但是茜香国是臣不知是故意的,还是就看不懂,只是不去理皇上,径直走过来。    武曌眼神轻轻波动了一下,突然“哎”了一声,似乎很难受似的,突然弯下腰来。    北静郡王不知武曌怎么了,还以为她突然不舒服,连忙伸手搂住武曌,:“夫人?”    他着,赶紧扶着武曌站起来,旁边好些人也以为武曌不舒服,皇后赶紧:“快叫太医,扶着王妃到旁边歇歇。”    宫女们赶紧簇拥着,北静郡王扶着武曌出了宴厅,进了旁边的殿,那头里太医也跑着过来,给武曌请脉,只是武曌什么事儿都没有,这会子脸色也挺好的。    就听武曌:“没什么大事儿,只是突然心口闷得慌,如今倒是好了,可能是宴厅里人太多,憋得慌。”    太医就开了一些滋补的方子,很会就退了下去,太医退下去,宫女也在殿外面等着,武曌这才舒了口气,北静郡王见她没事,也松了口气。    原来武曌本就没事,不过是她看茜香国的使臣总是来阴的,所以弄了点事/故故意岔开罢了,这样一来,北静郡王离开,茜香国的使臣根本没有办法给北静郡王敬酒,也就没有先后之了。    北静郡王听了忍不住笑了一声,:“夫人冰雪聪明,只是下次若有这个想法,还是先和为夫通气才是,方才吓坏我了。”    那面儿茜香国使臣见北静王突然走了,没有办法,只好先给皇上敬酒,过了好一阵子,北静郡王才扶着什么事儿都没有的武曌,从外面走了进来。    走进来的时候,茜香国的公主正好在亲自献舞,只见她款款走上台去,媚眼如丝,趁着丝竹之音翩翩起舞,大冷的,虽然宴厅里点着火盆,却还是冷的武曌披着披风,那茜香国的公主却穿着一件纱衣,外面儿套着一件纱衣,扭/动着细/腰,看得人眼花缭乱的。    北静郡王低着头,压根不去看她,伸手拿了一个果子,慢慢的剥了起来,剥好之后自己先尝了尝,感觉不错,不酸,这才递给武曌吃。    皇上倒是被茜香国公主的舞姿给迷住了,带着一股异域风情,而且每次茜香国公主舞到跟前的时候,都会有一股奇异的香味儿,沁人心脾,带着一丝丝魅惑在里面儿。    皇后娘娘看到这异域舞蹈,非常的不屑,饧着眼不当一回事儿,旁边还有不少嫔妃,也不当一回事儿,其实多半是嫉妒的,毕竟茜香国公主年轻貌美,舞姿惊人,况且她是番邦公主,看起来火/辣异常,能在众人面前跳舞,换做别人根本不可能,早叫人给笑话死了。    茜香国公主跳完一曲,皇上立刻鼓掌,笑着:“茜香国的舞姿,和我们就是不一样的,但是同样美不胜收啊。”    茜香国公主笑着了一段话,通事官翻译者:“公主,其实这不是他们茜香国的舞蹈,而是中原的舞蹈,只是这舞蹈失传良久,茜香国公主废了很大力气,才找到了曲谱和舞步。”    皇上来了兴致,笑着:“哦?是什么名堂?还是我们中原的舞蹈?”    茜香国公主又了一番,通事官这回脸上有些尴尬,硬着头皮:“公主,是……是则皇后独创的……霓裳羽衣舞……”    通事官一完,在场好些人“噗嗤”就笑了出来,武曌则是额头一蹦,好家伙,坐着吃果子,祸竟然从上掉下来了,自己什么时候独创了霓裳羽衣舞了?这差着辈分呢,若不是因着武曌在王府闲得慌,多读了很多书,还真不知道什么是霓裳羽衣曲,怎么就变成自己独创的了?    那面皇上一听,愣了一下,也笑了起来,不过竟然还夸赞茜香国公主真烂漫,很是惹人疼爱。    皇后娘娘在一边冷笑了一声,皇上一听,有些冷场,心里过不去,不过也不好大众发威,就换了话题,:“朕方才闻到阵阵幽香,不知公主身上佩戴了什么?”    茜香国公主笑着了一阵,通事官:“公主,并不是身上佩戴,而是他们茜香国,有口/含香球的传统,将香料做成丸子,含在嘴里,能令人口舌生,谈吐芬芳。”    皇上一听,:“竟然还有此等妙事儿?”    茜香国公主很快捧上来一个盒子,似乎是要进贡,武曌一看,好戏终于要来了,茜香国公主把盒子进贡给皇后娘娘。    通事官翻译:“公主,这里面就是茜香国的国宝香球,只要一枚,便能让人遍体透香,若是能含七七四十九,就能让人通体生香,就算日后不再含香球,亦能生香,茜香国想将这等国宝,进献给最尊贵的女主人,皇后娘娘。”    皇后方才还冷笑,一半是不屑,觉得茜香国公主作风不像是个大家闺秀,有一种故意卖弄的感觉,另外一半也是嫉妒。    如今听茜香国公主竟然要把香球进献给自己,当即又有些欢心起来,摆起架子,让人检/查一番,先要试毒,确定无毒之后,才让人拿过来。    皇后打开盒子,一个个香球圆溜溜,红艳艳的,看起来十分喜庆明艳,皇后看了更是喜欢。    皇上也觉得纳罕,就:“快试试,当真这般神奇?”    皇后捏起一枚香球,仔细端相了端相,这才优雅的用袖子遮着,放进嘴里。    那面儿武曌吃着北静郡王剥的果子,不由挑眉笑了笑,给北静郡王递了一个眼神,那眼神戏谑极了,似乎是让北静郡王看笑话。    北静郡王顿时感觉有些吃不消,他发现自己特别喜欢看夫人那戏谑的眼神儿,俏皮的紧,更是神采飞扬的紧,十分惹人恋爱,只是这样可怜儿的姿容,北静郡王感觉自己可能又要流鼻血了。    没等北静王流鼻血,那面儿皇后突然“嗬!!”的一声大喊起来,已经没有了国/母架子,赶紧将口/中的香球吐出来,气愤的:“辣!辣死本宫了!你们竟然敢戏/弄本宫!这根本不是香球,又辣又苦!摆明了是消遣本宫!”
猫扑中文 www.mpzw.com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标签:算入 vtx3 凯时娱乐平台

上一页 | 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